当前促进外贸发展的积极因素在不断释放

2020-11-19 00:57

他说,除了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上升外,地缘政治局势、恐怖主义威胁等都可能影响全球消费者和投资人的信心,进而抑制国际经贸往来,导致全球贸易持续低迷。

海关总署近期对2600多家外贸企业展开的调查显示,有67.6%的企业反映国际市场需求不足,是当前企业进出口面临的主要困境。

上半年我国出口价格总体下跌不及同期进口价格下跌幅度,贸易价格条件指数继续改善,为105.2,意味着我国出口一定数量的商品可以多换回5.2%的进口商品。

今年以来,我国外贸月度间数据起伏较大,呈现“波浪状”走势:前两个月连续出现较大规模负增长后,3月份外贸迎来大幅反弹,但进入二季度后随着季节因素消失,进出口月度增速即出现回落,并逐渐在低位企稳。

据黄颂平介绍,世贸组织6月底最新数据显示,前四个月,占全球贸易值九成的70个经济体的出口总值同比下降6.1%,其中既包括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也包括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等金砖国家,印证了全球需求疲弱状况未见好转。

白明说,考虑到去年下半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滑,造成同期基数不高,下半年进口有继续小幅改善的可能性。

“上半年纺织品、服装、玩具等出口保持了增长,部分传统产品依然具有竞争优势。”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白明分析认为,下半年出口形势复杂,我们提出的培育出口竞争新优势不可能一蹴而就,稳住外贸既要重视发展高铁等高端装备出口,也要巩固在传统产业产品上的既有优势。

此外,上半年我国外贸还有一些新特点值得关注:在外贸主体结构中,民营企业出口占比继续保持首位;在商品结构中,机电产品、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仍为出口主力。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分析说,在国内外贸领域的政策环境不断优化、多双边经贸合作不断拓展、大宗商品价格跌幅收窄以及全球贸易略有回暖迹象等因素综合作用下,二季度外贸略有回升。

进入二季度,由中国海关编制的月度外贸出口先导指数分别为33.8、33.1和32.7,已连续两个月回落。业内认为,考虑到先导指数有2至3个月的前瞻性,这表明三季度出口将再度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一个细节引起了外界关注:上半年中国内地自香港进口总值约为650亿元,同比增长144.3%。海关分析称,自香港的进口突增主要是黄金进口增长较快引起的,如剔除黄金进口,上半年内地自香港进口同比下降2%,与外贸整体走势大致吻合。

黄颂平说,当前促进外贸发展的积极因素在不断释放,例如各项稳定外贸增长的措施逐步得到落实,外贸企业也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等方式应对压力。“下半年,在各方面共同努力的情况下,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有望继续沿着回稳的趋势发展。”他说。

以多双边经贸合作拓展为例,上半年我国对巴基斯坦、俄罗斯、孟加拉国、印度和埃及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分别同比增长22.5%、16.6%、9%、7.8%和4.7%。同期,我国与自贸协定伙伴间的进出口、出口、进口分别下降2.1%、1.1%和2.9%,均好于同期外贸整体表现。

黄颂平说,进口价格仍然是拖累我国进口值下降的主要因素。谈及后期走势,他认为,国内经济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上半年投资增速下滑,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最近出现回落,pmi项下进口指数自4月份开始一直处于收缩区间,预计后期经济走势或将抑制进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