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133个提出要建设新城新区

2020-06-29 06:45

据《中国青年报》昨日报道,“为什么中国在自己的城市里,建造的不是政治领袖的雕塑,也不是后现代的雕塑,而是一个遥远国度的地标,甚至是大洋之外的小村子?”美国女记者博斯克对中国媒体记者抛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在一个拥有悠久建筑传统的国家,人们会花好几亿搞出山寨版的‘凡尔赛宫’或者‘意大利小楼’?”

第一重误区是我们今天的“拆旧建新”已经堕入了“千城一面,万屋一貌”的境地。我国的历史文化名城最大的特点就是“多样性”,城和城、镇和镇完全不一样,由于所处的地形地貌不一样,文化背景不一样,这些在历史上不同时期诞生的城镇也不一样。就好像北京和南京不一样,西安和延安不一样,洛阳和开封不一样,扬州和绍兴不一样,古代不一样的,现代搞“拆旧建新”、旅游开发了,把城镇弄成了一样的面孔,这是可悲的。

近年来,一些地方打着推进城镇化的旗号,纷纷建设新城新区,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对12个省区的最新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全部提出要推进新城新区建设,共规划建设了55个新城新区,其中沈阳要建设13个新城新区,武汉也规划了11个新城新区。在144个地级城市中,有133个提出要建设新城新区,占92.4%,平均每个地级市提出建设1.5个新城新区。161个县级城市中,提出新城新区建设的有67个,占41.6%。

近30年,中国建筑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特别是近10年,大体量、超高层的新特建筑在各个城市拔地而起。与此同时,也带来了“千城一面”、“千村一面”的负效应。作为城市面貌与灵魂的塑造者,中国建筑师该如何作为?在18日召开的首届中国地产设计创新论坛上,业内人士就此展开了讨论。

近年来,不管是新区开发还是旧城改造,新一轮城市建设和旅游开发大吹“复古风”,越来越多的明清老街、唐宫宋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仿古街、仿古建筑层出不穷,愈演愈烈。究竟是为了追求历史沧桑感,凸显城市的历史文化符号,还是为了商业开发等功利意图,通过改头换面把城市推向影视化、布景化的虚拟氛围之中?

核心提示:如果北京没有故宫,上海没有外滩,杭州没有西湖,她们将失去灵魂。在巴黎,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卢浮宫构成法国历史的缩影;在迪拜,帆船酒店是国家的象征;在悉尼,歌剧院成为澳大利亚的标志……是什么让世人为这些城市倾倒?正是独特的城市核心价值魅力所在。不过近年来,我国许多城市都在追求“国际化大都市”形象,在此过程中,“呆板的、毫无生气的、火柴盒般的水泥森林”涌现出来,成为受人推崇的“地标”。“千城一面”现象日趋严重,有人形容,200个城市如同一母同胞。是谁制造了“千城一面”的现象?我们又该如何力避“千城一面”,塑造有灵魂的城市?

“为什么中国在自己的城市里,建造的不是政治领袖的雕塑,也不是后现代的雕塑,而是一个遥远国度的地标,甚至是大洋之外的小村子?”博斯克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抛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在一个拥有悠久建筑传统的国家,人们会花好几亿搞出山寨版的‘凡尔赛宫’或者‘意大利小楼’?”